<div id="mj0wr"></div>

      <button id="mj0wr"></button>

    1. 歡迎訪問陜西興茂實業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關于我們  |  在線下單  |  聯系我們     中文 | Engilsh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陜西興茂實業有限責任公司

      聯系人:王先生/呂先生

      手機:13609158877/18792880150 

      電話:029-85254234

      郵箱:xingmaoco@hotmail.com

      地址:陜西西安雁塔西路161號世紀經典大廈A座507


      行業新聞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外科醫生吐槽手術耗材貴:國內兩三萬美國1萬多

      發布日期:2019-01-15 作者:admin 點擊:

        本版采寫:新快報記者 黎秋玲

        日前,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展示該院在食管癌研究上的最新成果。其中微創技術成果最為搶眼,胸腹腔鏡微創手術使得食管癌治療再也不必“開胸、開腹、開頸”三切口,療效好、創傷小、并發癥少。

        這本是件令人高興的事情,然而專家們卻感到遺憾,因為雖然醫療技術不斷進步,卻很難普惠。中國抗癌協會食管癌專業委員會主委、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首席食管癌專家戎鐵華教授在會上憤憤然說,微創術中用到的進口耗材價格昂貴,同種耗材甚至比一些地區貴3-5倍,加劇看病貴。“我們醫生不斷創新,是在努力用最低的代價令病人享受到最好的治療??晌覀冞@么辛苦,感覺卻是在為手術耗材商打工。”

        “希望有關主管部門重視,管一管這個問題。”戎鐵華、傅劍華等多位教授呼吁為進口耗材“擠水分”,給病人更多實惠。

        新快報記者隨后從多位業內人士處了解到,醫療器械價格虛高已不是醫療行業的秘密,近年來,不僅是醫生,各級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也就這一問題積極建言獻策。

        技術

        開幾個小孔就能治好食管癌

        中國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20%,卻有全球50%以上的食管癌患者,因食管癌死亡的患者也占全球一半以上,廣東的潮汕客家地區更是高發地。

        “為了減輕食管癌患者的痛苦,我們一直在微化治療的道路上不斷奮斗。”廣東省食管癌研究所所長傅劍華教授說,根治食管癌,傳統的手術方式需要“開胸、開腹、開頸”,三個大切口導致手術風險大、并發癥嚴重,很多患者聞之失色。近年來興起的腔鏡手術,通過微小的幾個操作孔做手術,能大大減少“三切口”帶來的創傷,并減小并發癥。

        近日在摩納哥舉行的第十三屆世界食管疾病大會上,傅劍華團隊的這一研究成果在國際上首次報道。傅劍華欣喜地表示:“我們終于可以大膽地向廣大合適的食管癌患者推廣腔鏡微創技術。”

        術中耗材昂貴

        比一些地區貴3-5倍

        技術是成熟了,但普遍推廣卻仍有門檻——創傷小的微創手術花費比創傷大的開胸手術費用還要高。據介紹,傳統開胸手術需花費5萬-10萬元人民幣,微創手術花費更高達11萬—12萬元人民幣,兩者對比,“主要貴在手術所需的耗材上。”戎鐵華說,腔鏡手術的絕對耗材多,而且很多是進口,價格偏高,由此造成患者手術費用高,外科醫生也感到很悲傷。

        “食管癌被稱為‘窮人癌’,患者多數生活條件、經濟條件比較差,他們對價格尤其敏感。”廣州中醫藥大學一附院胸心外科四外科主任王繼勇表示,食管癌微創手術使用的器械,尤其是效果比較好的進口器械,目前均不能報銷,且同類產品的國內價格是發達國家、地區價格的幾倍。

        “不止我們對此感到困惑,來自發達國家和地區的醫生聽說了也覺得不可思議。”王繼勇說,在廣州市三甲醫院,食管癌微創手術使用進口手術器械的費用要2萬-3萬元人民幣。而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同樣的器械費用不到2000美元。

        傅劍華進一步舉例,術中進口耗材“腔鏡用切割縫合器”,中國內地的價格是中國臺灣和美國的3-5倍,“這種耗材美國大概200美元一把,拿到中國賣1000美元左右。”

        “進口耗材對病號確實有好處,但希望價格能擠一擠‘水分’,能為他們省一點錢。”戎鐵華、傅劍華、王繼勇等多位專家呼吁,全社會都應該重視(進口耗材昂貴)這個現狀,應該想辦法把耗材降下來。

        探因依賴進口 人有我無

        “進口醫療器械、耗材昂貴,在業內并不是什么秘密。責任并不在醫院、醫生。”針對上述問題,廣東省醫調委主任王輝直言。記者了解到,一直以來,以政府為主導,以省為單位對藥品及耗材實行集中采購,做了不少工作,但耗材支出還是年年看漲?;颊咭庖姶?醫療機構也不滿意,政府有壓力,已成為全國普遍存在的一個困局。也是每年的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

        據報道,今年“兩會”上,浙江省人民醫院副院長的張大宏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據不完全統計,每年浙江省省級醫院藥品耗材使用量達到了50億元,這些耗材中至少90%為進口耗材。”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腫瘤醫院副院長葛明華也舉了數字,2014年該院醫用耗材大概2億元,導管、支架、吻合器等基本都是進口,尤其是導管。

        記者了解到,醫療器械依賴進口,是價格居高不下的一大原因。中國醫藥物資協會發布的《2013年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發展狀況藍皮書》(以下簡稱“藍皮書”)顯示,國內中高端醫療器械進口額約占全部市場的40%,約80%的CT市場、90%的超聲波儀器市場、85%的檢驗儀器市場、90%的磁共振設備市場、90%的心電圖機市場、80%的中高檔監視儀市場、90%的高檔生理記錄儀市場以及60%的睡眠圖儀市場,均被外國品牌占據。

        這些進口醫療設備在我國的價格,普遍比歐美日等原產國價格高50%~100%,如TOMO放射治療系統等設備,在歐美日等國家多為250萬美元,在我國則要500萬美元以上。又如今年國內最新引進的納米刀技術,一臺機器美國賣五六百萬元人民幣,來到中國就要上千萬元人民幣。

        應對 提高醫療器械國產化比例

        近年來的全國“兩會”上,多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呼吁,通過加快國產醫療設備的研究和創新等措施,降低醫療支出。

        2014年5月12日,國家衛生計生委規劃司委托中國醫學裝備協會啟動第一批優秀國產醫療設備產品遴選工作,并通過衛計委官網公告。遴選范圍包括儀器設備、器械、耗材等3類。業內人士分析,此次遴選是國家衛生主管部門在緩解“看病貴”問題上的一種實際措施。據悉,目前高昂的檢測檢驗費用與醫療設備的采購、維護成本息息相關,一旦高端醫療設備的國產化比例大幅提升,相關費用有望縮減三分之二。

        層層銷售 層層加價

        “中間經銷環節多,層層加價、層層納稅,還有灰色交易的存在,都推高了醫療器械的價格。有關部門在進口醫療器材價格和質量等方面的監管也顯乏力。” 王輝還指出,外資醫療器械產品在很多耗材上也占據主導地位,在中國醫療器械市場的銷售環節,不像國外那么透明,層層的銷售渠道附加了相當大的產品成本。

        有業內人士描繪了這樣一幅醫療器械產品在中國銷售過程中的利潤轉移線路圖:按照現行政策規定,醫療器械的生產企業不能直接銷售自己生產的醫療器械產品,必須經過醫療器械公司。醫療器械出廠后首先要找自己的獨家代理商,獨家代理商再在不同區域尋找區域代理商,區域代理商再發貨給省級經銷商,省級經銷商再在這個區域成立各級經銷商,之后再經過招投標,才會進入醫院。

        “器械每經過一級代理或一個環節,價格必然要增加一個比例,層層流通的結果就是層層加價,到病患者手中時價格和出廠價相差至少在10倍、20倍,甚至30倍以上,最終埋單的是消費者。”王輝表示,在這些環節中,看似公平的招投標制度,又使進口醫療器械耗材的價格實現了飛躍,有的中標價甚至為代理商進價的幾倍。查看幾家外國醫療器械的招投標資料便可發現,僅在招投標這一環節,進口醫療器械就加價不菲。

        建議 實行高價耗材準入制度 并設最高限價

        針對上述問題,全國政協委員夏濤2014年就提交《嚴格限制“天價”醫療耗材準入》的議案,建議建立一個常設部門協調各個監管部門發揮職能。加大對醫療機構在醫用耗材的采購、使用等環節的檢查力度和對違法者的處罰力度。同時,實行高價耗材的準入制度,對于業務部門提出的新的高價耗材的使用需求,履行嚴格的審批程序,包括使用申請、技術審查等。

        并建議物價部門根據材料及技術含量、原廠詢價、收集國外價格信息等方式,借用對藥品實行最高零售限價政策的辦法,在保證合理的利潤的前提下制定統一的指導價,并設最高限價,特別應該對進口醫用耗材的最高投標報價進行限制。

        紀檢部門應該參與招標論證及使用后的全程監管,以制度約束腐敗,“對于有不良記錄的企業,取消其參與醫用耗材的采購投標資格,建立黑名單制度,讓企業自行約束行為,健康發展。”

        “針對我的議案,相關部門有回復,也提及國家擬采取一系列措施控制,但現實是,基本面沒變。”10月22日,夏濤回應新快報采訪時表示,“期待未來能有更多改觀。”

        延伸

        醫療器械很昂貴 醫務勞動價值卻十分低廉

        “與昂貴的醫療器械、耗材、藥品相比,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卻遠遠得不到體現。”廣東省醫調委主任王輝對新快報記者說,時下,藥品和醫療器械、耗材等按市場價來定,價格可以無限增加;而醫護價值則由行政命令來定,有的手術費、護理費10多年來未漲過價。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張勇透露,神經外科所涉及的手術,患者一半以上都要開顱,難度高、風險大,除了需要醫生絕對精湛的技術外,還要有一支強大的精英團隊密切配合,一個腦部切除腫瘤手術,大概需要7人縝密配合,工作6個多鐘,醫務人員不吃不喝待在手術臺前,但手術費僅為3400元。

        越秀區居民李先生日前做了微創切除闌尾術,住院一天,他給記者展示的手術費用清單顯示,術前各項檢查費近2000元,術中西藥費2504.06元,治療費3711.55元,手術費3235元,其中,闌尾切除術680元,采用腹腔鏡加入800元。在李先生繳納的11596.61元費用中,包括多名醫生、護士、麻醉在內的醫護團隊的勞動收入只占27.9%。

        王繼勇說,在廣州市三甲醫院,食管癌微創手術的手術費根據手術方式不同,分別是6150元及8200元,手術需要三名至5名醫生操作,但術中使用進口手術器械的費用卻要兩三萬元,相比之下,醫生的技術和勞動價值十分廉價。

        “壓低了醫生的勞動價值,就逼得醫生多看病人,才能達到穩定的收入;又因為勞動價值低廉,某些醫院通過大檢查、大處方來收錢,加劇醫患糾紛。”王輝表示,醫生勞動價值應該得到體現,才能將全部精力放在研究醫療技術的提高上。

        推廣“寧波規則”

        高值耗材招標降價成主流

        2014年11月,國家衛計委召開專題會議,向全國推廣耗材集中采購的“寧波規則”。業內人士預計,此舉一旦全面推廣開來,將對大量企業的利潤增長產生巨大影響。

        據報道,兩年來寧波運用這一規則實施四批醫用耗材集中采購,擠掉1.624億元的水分,全部讓利給患者。

        “寧波規則”以整個寧波市場的耗材用量為籌碼,供應商資質入圍由電腦程序打分說了算;品牌遴選,由專家投票說了算;成交與否,價格說了算。這三個步驟環環相扣,又相互獨立。通過這一公開透明的競爭機制一輪輪談判、淘汰,讓質優價廉者成交。

        據報道,寧波規則實施兩年,四次醫用耗材集中采購,降幅一次比一次大。例如,日前進行的第四批成交的人工髖關節、人工膝關節、髖、膝關節置換配件三大類共287個產品,平均降幅47.67%。

        醫用耗材水分擠掉后,用量也直線下降,扭轉了患者為此埋單,醫院為此打工的不良局面,醫院的成本支出與患者醫療費用出現雙雙下降的現象。

        國家衛計委規財司司長鄭宏接受采訪時說,寧波通過完備的制度設計確保質優低價者成交,成功破解了這一困局。全國大約有上千億的醫療耗材市場,寧波的做法在全國推廣后,將大大扭轉患者為虛高耗材埋單的局面,也將大大減少醫療領域的不正之風。

       

                                                                                 本文轉載自 新快報 作者 黎秋玲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直陳痛點 國產醫療器械“三大難”
      一道本一二三区